脸书终究是消磨时间的玩意儿,不是摧毁世界的末日武器

Facebook的祖克柏(Mark Zuckerberg)上国会山庄听证,是脸书发展至今重要的分水岭。新闻很多,但看来看去,还是史学家弗格森(Niall Ferguson)分析的最好。所以让我先谈谈弗格森的看法,最后再讲我自己不同意弗格森的地方。

弗格森很强烈地主张,「没有脸书,就没有川普(Donald Trump)的当选。」他的意思不是俄罗斯用脸书干扰选举让川普当选,而是川普打选战用脸书用得很好,如果没有脸书和推特,经费比希拉蕊(Hillary Clinton)少很多的川普,打传统选战稳输不赢。俄罗斯的「假新闻」、「机器人」大军,固然激化了选举,但这些外来势力所推的文,远比不上美国国内原有极右和极左团体做的文。

也就是说,俄国的干扰,只是给Breitbart News这些锦上添花,并不是决定性的力量。我同意这点,选举抹黑、造势,在任何一个民主国家都是家常便饭,在全世界最老的民主国家,更是如此,选民多半有所了解与预期。美国人投票选人有很多因素,把川普当选完全归因于俄国的介入,那是污辱了美国的选民,那更只是不愿意面对现实的希拉蕊阵营所想出的藉口。

但脸书还是改变了美国社会。在弗格森眼里,那改变的方向,并不是一个好的方向。

弗格森举了个例子,马丁・路德的宗教改革,最原始的初衷是藉由印刷术把圣经大众化,让人可以直接和上帝沟通,不用通过罗马教会这令人窒息的中间人。这样的宗教解放,看似如此无害,却开启了数百年的基督教内部冲突,一直延续至今。脸书一开始的初衷,也是这样看似无害的理所当然,如果全世界都可以藉网路连在一起,形成一个巨大的社群,那是多好的一个画面。但就像宗教改革和印刷术一样,有着良善初衷的脸书带出了人性最恶的一面。

先不谈脸书造成的网路霸凌和现实社会的社交压力,弗格森认为,脸书没有达成巨大和平的社群理念,反而更强化了分众、碎片化的极端社群。比如说原本只是地方化,起不了大作用的极右派,靠着脸书这些社群网路,而形成强大的网路力量,而川普的选举阵营,运用脸书「偷来」的个人资料,準确地把「真新闻」、「假新闻」推送到这些个人的手机里,一方面激出川普的支持者,一方面抹黑希拉蕊阵营,让民主党支持者对选举冷感而不出门投票。所以弗格森认为,没有脸书就没有川普总统。

也正因为有这样的选举结果,才让脸书这事成为个事儿。剑桥分析(Cambridge Analytica)「偷」个资,是什幺了不起的事?每个脸书的使用者,谁心里不有个底,部份个人隐私在同意加入脸书的时候,就双手奉上给脸书了?剑桥分析如果不是拿钱帮川普选举,哪里会上得了主流媒体,而变成让祖克柏得上国会听证的重要原因?

但这听证会终究只是场编舞编得很好的探戈,政客需要给选民交代,脸书要给用户交代,所以最后的结果一定会有法令通过,要求脸书有更严格的个人隐私管理。但就这样了。而很可能这新法令,还是脸书僱用的庞大游说客和律师团所写出的草稿,参议员葛瑞姆(Lindsey Graham)不就很客气的请祖克柏给个方向了?

脸书的势力实在太大了,不但共和党政客不致真的生气,因为选输该很生气的民主党政客,也只是假装生气而已,毕竟硅谷的科技公司是民主党自己人。双方过个场,就没事了。保护个人隐私,现在看起来好像是脸书最大的问题。但祖克柏以前说过,随着科技进步和世代变迁,人对隐私的看法发生改变,是一点都没错。

弗格森认为,脸书以前还没有广告收入的时候,的确充满了理想性,但一旦嚐过广告收入的甜头,就像吃了毒品一样,停不下来。一如华尔街的大银行一样,一旦把赚钱放在首位,道德就会先摆一边。脸书这次受的教训,也许会让祖克柏对广告的诱惑有所节制,但要脸书不再收集个人资料,那是不可能的事。他们还是会像切香肠一样,有机会就越矩一点,被骂了再退一点。

而且说实话,保护个人隐私的事,也许不是脸书最重要的问题。

脸书终究是消磨时间的玩意儿,不是摧毁世界的末日武器

社群网路,不管是脸书、推特、Instagram、Snapchat、Line,或是微信,这些都一样,一方面解决人最需要的他人陪伴问题,但一方面也形成像毒品一样的成瘾问题。弗格森认为,这些社群网路逐步的在摧毁人类,尤其是自制力较差的青少年。青少年一方面很容易在社群网路上承受巨大的社交压力,一方面又不得不在这些网路上取得资讯和求取认同。有手机的青少年,少有能长时间不上社群网路,一如吸毒一样。

这种成瘾性,也许才是脸书最该被监管的地方。弗格森自己的作法是能让青少年越晚拿手机,就越晚给他们。然后他本人就像在足球场上叫大家上教堂的人一样,也运用脸书、推特这些工具,鼓励人离开社群网路,多看书。身为一个作家,他要人买书无可厚非,但他也认为「书」是社群网路最佳的解药,书里没有令人窒息的社交压力,只有满满的知识对话。

弗格森说的很好,但我对社群网路的未来是相对乐观的。烟、酒、毒品、赌博,还有嫖娼这些vice,这些攻击人类心灵最弱处的成瘾品,一直都在人类社会阴暗的角落,蓄势待发,但人类虽然一直有堕落的族群,但整体来说,我们还是学会如何和这些「恶」、这些「诱惑」相处,甚至还取其可能的好处来利用。脸书,还有电玩,也会是这样,父母和个人有相对较大的责任不让其毁坏人生,但其终究是人类过活的一个工具,一个消磨时间的玩意儿,不是摧毁世界的末世武器。

至于脸书,作为一个庞大的企业,大则大已,但我们看过更大、更有影响力的商业组织,银行、石油公司,还有微软,哪一个在势头最大的时候,不被当成会佔领世界的大魔头,但随着市场经济的竞争、经济型态的变迁,慢慢地,他们都变成了普通的角色。脸书在以后也会是这样,转大人,也转成一个普通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