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BA史上最伟大的大前锋最后一场比赛,致敬马刺不老传奇!

说句心里话,我今天看球的心情无比沉重,因为很可能就是一个时代的终结,更有可能是最伟大的大前锋Duncan和阿根廷Manu最后一场比赛,今天被这群朝气蓬勃的小伙子(其实也不是,Durant 07年,Westbrook 08年进入联盟的)PK下去或许就是最好的传承。无论今天这篇文章被推荐与否,我都要写点东西缅怀一下十多年看球生涯马刺带给我的回忆。这不仅仅是致敬马刺,致敬这个时代,更是致敬我们这批人的青春。NBA史上最伟大的大前锋最后一场比赛,致敬马刺不老传奇! 我们看看GDP在马刺例行赛生涯数据吧。Parker代表马刺队15个赛季,共计1080场比赛,出场34624分钟,得到17884分,3105个篮板,6349个助攻,970个抄截。Ginobili代表马刺队14个赛季,共计923场比赛,出场24281分钟,得到12950分,3398个篮板,3655个助攻,1267个抄截。Duncan代表马刺队19个赛季,共计1392场比赛,出场47360分钟,得到26496分,15091个篮板,4225个助攻,3020个火锅。就像每个人所见到或者所无视的那样,GDP已老,Parker的招牌突破和Manu的一般的传球越来越少了,其实我喜欢Manu的最初因为他跟我叔叔很像,是不是很狗血。由于一副不爱笑的面瘫脸,球迷亲切的称呼Duncan呆呆,其实Duncan并不呆,他有心理学硕士学位,写在他脸上的呆萌更是一种波澜不惊的姿态,他知道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带领球队,所以无论是被对手挑衅还是隔扣对手,你永远也不能在他脸上表情找到一丝变化。他是一个智者,大智若愚的智者,他的谦虚低调和同期狂傲偏执的Kobe、Garnett形成了强烈的对比,就是在这种对比下,更能衬托Duncan这种低姿态的美,这种美,也成功构造了马刺独特的球队文化,低调却不失尊贵,简约却不失气质。NBA史上最伟大的大前锋最后一场比赛,致敬马刺不老传奇! 圣安东尼奥从来都不算是个大球市,她永远也达不到洛杉矶和纽约那样的关注度,加上球队的低调,马刺很少出现在聚光灯下,然而当赛季结束,你会发现马刺又默默的拿下了50胜。Popovich和Duncan构造了一种独特的球队文化,这支马刺队就像个大家庭,从不缺少乐趣,Popovich是他们的家长,Duncan是他们的大哥,他们一起聚餐,一起做慈善事业,甚至一起拍电影,他们在Popovich的带领下和媒体玩捉迷藏,跟媒体讲马刺式冷笑话。但在球场上他们便是一支纪律严明的军队,Popovich从军校毕业,他也把军队理念注入了这支球队,在球场上,每个人都明确自己的任务,他们乐于分享球,态度积极,防守认真,你很难在这样一支球队身上赢球。

不同于洛杉矶的纸醉金迷,没有迷人的沙滩与棕榈树;不同于纽约的声色犬马,没有世界经济的脉搏——华尔街,静静的步行河承载的是这个城市厚重的底蕴。圣城,拥有的是一种让人心生敬畏的严肃与静谧,在这个日益忙碌的世界上,圣城人始终坚持着他们平淡的生活,过着没有丝竹乱耳,案牍劳形的闲云野鹤般的生活。他们恬静沉静的生活风格就如同这个城市的标誌——马刺。

NBA史上最伟大的大前锋最后一场比赛,致敬马刺不老传奇!

没有紫色与金色组合的大气奢华,没有红与黑交融的炽热疯狂。黑色和白色这两种在色谱两端的颜色构成了他们特有的风格——低调,沉稳,严明,一丝不苟到刻板。他们是绝少犯错误的完美的现实主义者。如果一支球队因为人员更迭,核心去留,从而导致他们在一段时间内打出独特的风格。或许就是这种风格,无私默契,防守坚韧,为自己的胜利铺平道路。人们可能会觉得意外、惊慕,但,他们也会觉得内敛无私的打法过于沉闷,对之报以轻佻的眼神,仅仅因为——他们没有观赏性。是的,在曾经如西班牙歌剧院一般的阿拉莫,还是在如今的SBC,我们绝少看到天马行空,绝少看到孤单英雄式的好莱坞经典桥段。但这种风格如同血液中的基因,一脉相承,他们的低调一下就持续了十几年,这就是一种秉性,这是融入了马刺骨髓的东西。这种东西,我称之为「文化」。

刺系文化如同一棵繁茂的榕树,悠久而又有生命力。这不是要「与世界为敌」的桀骜不羁,自成一派,更不会随波逐流最后丧失自我。马刺的体系感染着这个联盟里的每一个人,而刺繫带出来的每个人也在岗位上各司其职:Avery Johnson、Tom Thibodeau、Mike Brown…… 宛如一个人丁兴旺的大家族,拥有取之不尽的人脉资源,同时以一种独特的方式带给社会自己的东西,为之发展做出贡献。这基于刺系独特的培养力,同化力。

NBA史上最伟大的大前锋最后一场比赛,致敬马刺不老传奇! 让我们再回到文化的话题上。严谨的战术体系是支持这个体育球队这种令人敬佩的文化的根本。以Duncan为轴心,Parker等人灵活多变的穿插迂迴,外线一干射手的伏击,更需要Manu这种妖娆诡异的球员作催化剂。那些一次又一次的空切,突分,转移,掩护,反跑…… 每一个夜晚,这些教科书般的战术都在硬木地板上演绎。同时也映在Popovich——这个传奇的缔造者——狡诈的眼睛里。我喜欢这个倔强,看上去有些冷酷的老头子。马刺又默默完成了一个很马刺的赛季。讚美的废话还是省省,Popovich的所作所为只是让我想起费曼教授的那句名言:「物理学就跟MAKE LOVE一样,儘管它们可以带来一些实际的成果,但那并不是我们爱干这事儿的原因。」像过去两年的马刺那样打例行赛儘管可以带来一些实际成果,但那并不是Popovich爱干这事的原因。

这位好多次拿下分区头名的老帅,还对第四战被太阳疯狂逆转的2010年季后赛心有余悸,因此当你问「什幺是最糟糕的比赛开局」时他说「大比分领先」;还对被灰熊「毫无悬念」拉黑的2011年季后赛心有余悸,还对去年4:2痛噼狗刺的雷霆心有余悸。因此当你恭喜「马刺又拿到不凡战绩」时他说「不值一提」。连Parker开季前都和相熟的法国记者吐槽:「马刺永远是一支好球队,但跟夺冠没什幺关繫了。」

我们习惯了这幺多年间Duncan的稳如磐石,Parker迅疾多变的迷蹤步,Ginobili的妖娆诡异的蛇形突破。他们用自己标籤一样的打球方式书写着属于他们自己的传奇。2004年,他们死于Fisher 0.4秒挑战人类极限的惊天绝杀,2006年,在他们几乎就要从1-3落后的绝境中重生的时候,他们又一次倒在Nowitzki那记名载史册的「打三分」。但是每次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,人们都会怀着崇高的敬意,他们的每一个背影都有着圣安东尼奥的风骨与血性。记住他们,没有人会像马刺一样,将矮箇中锋用到极致,从当年的Malik Rose,没有人能将双塔的威力发挥到极致,从早期的Robinson+Duncan,再到奇数年王朝时的Duncan+Oberto,马刺的双塔不动声色的撑起圣城的禁区,却犹如两座巨峰一般阻断敌人的进攻锋芒;没有人会像马刺那样将国际球员的作用开发的淋漓尽致,Parker,Manu,Oberto,Diaw,Splitter,他们让美国人惊异,原来还有这幺好的国际球员。请记住他们,今天马刺不是倒在了雷霆身上,是他们与时间老人搏斗倒下之前,NBA的历史上有过这幺一支球队,防守至上,团队第一,无私默契,纪律严明,这就是一种文化,这种文化叫圣安东尼奥马刺。一支球队,一种文化,一种信仰。永远致敬-圣安东尼奥马刺队。NBA史上最伟大的大前锋最后一场比赛,致敬马刺不老传奇!